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岳母 老婆和我
岳母 老婆和我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岳母 老婆和我

突然,头顶的灯灭了,周围变得黑暗起来,我正打算摸索着去开灯,却分明感觉到有两条手臂轻轻地缠上了我的腰肢,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又剥掉了我刚刚才穿上的衬衫,然后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我。

」我「嗯?」了一声,然后迅速意识到这是老婆,她两坨雪白的胸肉此时正在直直地抵着我的后背,还一上一下地来回磨蹭着,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再明显不过的挑逗?所以尽管我刚刚发泄过了一次,现在小腹还是很快地就烧起了一把火,我转过身去一下子把老婆扑倒在这柔软的大床上,周围一片漆黑,我看不见她的模样,手上却分明感觉到她现在一丝不挂,整个人都裸露着,长发已经解开了。

我一边惊讶于她的动作之快,一边开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起来。

我对接吻这件事情向来没有什么多大的癖好,所以低下头一口衔住了她的乳头,舌头在她的一片乳晕上轻轻舔舐着,断断续续地吮吸着,我握住她肩膀的手感觉到身下的人儿轻轻颤抖了一下,喉咙里也逸出一声短促的闷哼。

我知道她应当是已经动了情,心里窃喜了一阵。

她一向都是这个样子,明明渴望的不得了却就是死活不肯开口说想要,倔强而固执,却诱人得厉害。

我喉头紧了一下,舔舐得更加卖力,感觉她的乳头轻易地就硬了起来。

于是我松开了嘴巴,手握住她柔软丰润的乳房。

嘴唇触碰上去的一刹那,陈嘉倩浑身紧了一下,心脏狂跳不已,却又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兴奋,身子忍不住在床单上蹭了一下,轻轻地叫出了声。

我垂下头去封住她的嘴巴,舌头撬开了她的唇齿长驱直入,手指也伸向她下身,在她洞口处扣弄着,感觉从里面流出来的温热液体把我的手指沾湿。

我很快的找到了她的阴蒂,手指用力压了一下,她短促地「啊」了一声,从里面喷出来一股液体,整个身子一抽一抽的。

我轻轻笑了一下,咬住她的嘴唇不肯松开,手上动作丝毫没有放松,捏住她的乳头,另外一只手在她肥嫩鲜美的阴唇上抚摸着,我的肉棒已经坚挺了起来,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扯下自己的裤子,手指在她洞里灵活地搅动着,带出一片片清晰的水声。

箭在弦上,突然房间里的灯亮起来了,我们俩都愣怔了一下,同时看向门口,岳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站在门前,而且是赤身裸体的,头发沾了一点水汽,就这么毫无遮掩地看着我们。

我愣了几秒钟之后,迅速抓起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老婆的身上,略略有些尴尬:「你怎么了?」岳母却显得比我冷静很多,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啪的一声关掉了灯,朝着我走了过来,黑暗中我隐约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味道。

然后感觉床下塌了一下,有一个温热柔软的身子扑过来紧紧抱住了我,手灵巧地解开了我的皮带扣子,一路往里面摸去,抓住了我已经膨胀起来的灼热轻轻套弄着,我头皮正一阵阵地紧绷着,她又往前了一点,饱满的胸脯正正好贴住我的胸膛,嘴唇在我耳边哈出一口热气,呵气如兰道:「我要,这里。

」我脑子里仅存的一丝理智也迅速爆炸了,将她从我身上扯下来,现在我面前摆着两个妩媚又动人的女人,老婆似乎才刚刚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下身的花瓣还在断断续续地抽搐。

我脱掉自己的裤子和松松垮垮的衬衫,直挺挺地跪了下来,两个女人心领神会地对视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来,我们三人对于这种事情已经心照不宣,不必多说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她们两人翻身起来跪趴在床上,白嫩白嫩的屁股就赤裸裸的摆在了我眼前。

我抓着自己粗大的阴茎,跪在岳母的身后,一只手伸向她身下,开始反复拨弄,然后把老婆也是拉的离我近了一点,手在她阴户上探了探,手掌一片湿滑,应当是她刚刚高潮之后的液体还在,这样正好。

于是我没再多想,扶住自己的大鸡巴,狠狠地往她体内送去,由于有了足够的润滑,我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去了,老婆方才平息下来体内涌动的性冲动被这么一挑逗,又噌噌噌地窜了起来,也不想再遮遮掩掩什么了,「啊」的一声高声呻吟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淫荡而诱人,屁股本能地往后面挪动着迎合我的动作,我于是压住她开始用力地干了起来。

岳母似乎是听见了老婆的动静,娇躯有些不情愿地在我胳膊上蹭了几下。

我一边晃动着腰部,看着自己又粗又黑的大肉棒在老婆白嫩的肉体里面像是活塞一样活动着,一边手在岳母的肥大的阴蒂上一轻一重地揉搓着,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可这个女人单是听老婆叫了几声自己下身就已经湿的一塌煳涂了,花瓣一样的阴唇里面充斥满了又湿又热的液体,我的手指在她阴道里面搅动了一会儿,感觉手指都似乎快要融化了一般,手指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的紧紧的。

好厉害。

我在老婆的体内顶用着,一只手在她阴蒂上同时揉搓,没一会儿工夫她就已经大声地浪叫起来,全然没了平时的好贵矜持的样子。

老婆趴在床上,泪眼朦胧地张着嘴巴,脸色潮红,鲜嫩欲滴的嘴唇之间有着一些残留的银亮银亮的口水丝,目光已经变得迷离,没有了焦距,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欲望和说不出来的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忍不住了,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也变得这么淫荡,轻轻一碰就敏感的不得了,高潮了一阵又一阵,可是真的好舒服,那处被填充的满满的,肉壁被来回摩擦着,欲望和强烈的快感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袭来,让她措手不及。

我压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更低了一点,方便我在她体内来来回回地进出。

另一只手在岳母的身体里面活动着,等到觉得她已经差不多准备好接受我了之后,在老婆的身体里面用力地顶弄起来,大力地撞击了几下之后,老婆就突然尖叫了一声,十根指甲紧紧地抓住床单,整个身体抻成了一条极其漂亮的直线。

阴道突然剧烈地收缩起来,把我的阴茎死死地吸住,像一张灵巧的小嘴一样蠕动着,从子宫内部喷射出来一股一股灼热的阴精。

我把依然傲然挺立着的大肉棒从她里面抽了出来,肉体相互分离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听起来令人不由得想入非非。

刚从她里面出来,我就把岳母翻了过来,让她的正面对着我。

岳母的长发散乱在床上,眸子里噙着分明的水光,自己翘起了两条笔直的腿,修长的手臂伸向两腿之间,主动地掰开了那两片肥嫩饱满的阴唇,即使光线不是很充足,可是我还是看得见她双腿之间的那处曲径通幽已经是淫水泛滥、泥泞不堪,花蕊如同遭受了风吹雨打般强烈地战栗着,我轻轻笑了一下,没费什么力气就将自己还沾染着老婆的淫水的肉棒送进了她体内,两个女人的淫水交织在一起,混合缠绵着,彼此胶黏着,静静地等候着最后的爆炸。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开始用力地挺动起来。

岳母却随着我的动作疯狂地摆动起来自己的腰肢,整个身子像水蛇一样灵活地扭动着,随着我动作的节奏,喉咙里还逸出着一声声的娇喘:「啊…嗯,我还要…」这样的求爱太过明显,将我原本就沸腾着的一腔热血又点燃了些,然后我直接压在她身子上,于是整个阴茎都顺势滑了进去,只剩下两颗卵蛋还留在外面。

老婆从高潮的余热当中恢复过来之后,很快地爬了过来,打开了床头的壁灯,整个屋子里便亮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色彩,灯光若有若无地在我们三人的肉体上旋转着,似乎是这三具肉体已经交融在了一起。

老婆打开壁灯之后,就很快地过来趴了下去,整个身子放的很低,细嫩白净的手准确无误地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卵蛋,然后轻轻地揉搓着。

这种双重享受所带来的极致快感让我头皮一紧,忍不住从喉咙里逸出一声短促的呻吟,似乎有一股莫名的电流从尾椎骨往上一直窜过去,弄得我脖颈后面发凉,身体却是一阵阵地灼热起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了,于是只好死死地抓住岳母的臀肉,在原本的红色手指印上再摞上一层,身下大力地动作起来,老婆手的动作虽然很轻柔,却将我的两颗卵蛋恰到好处地抓在了手掌心里,一刻也不曾松懈,在我前后动作的时候,卵蛋附近的肉囊就碰撞在岳母的阴道外侧,混合着从里面不断地往外流出的淫水,发出「啪啪」的响声,回响在空气中显得分外的色情。

在老婆卖力地揉搓之下,没一会儿工夫,我的两颗卵蛋也变得肿胀起来,表面裹了一层水渍,闪烁着亮闪闪的光泽,有些细小的紫红色血管充血鼓了起来,甚至还一跳一跳的,看起来有些骇人,陈嘉倩却似乎是将它们当成了一对什么宝贝,爱不释手的一直把玩着。

她闭着眼睛跪在床上,嘴巴微微张开了一点,卖力地娇喘着,有些透明的口水从她嘴巴旁边流出来,显然她这时候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只是手上动作一点都没有松懈,仍用力地掰开自己的阴唇,露出里面的花蕊,腰身向上用力地挺起来,尽力在迎合我的动作,让我的每一个挺身都能更加深入。

老婆把玩了一会,似乎还觉得不太够过瘾,开始欲求不满的拉住我的手臂,还轻轻地晃动着,我看了她一眼,迅速把自己的肉棒从岳母的身体里面抽了出来。

岳母正在被性欲左右的风口浪尖上,下面即将要爆炸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空虚。

【完】